• 最近郁闷的事情可多了

    2005-11-29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taras-logs/1645308.html

    最近郁闷的事情可多了。先是去一家单位面试,因为我是LXG老师的学生而很担心我会不会是个大愤青,又因为我是TH大学的学生而存有偏见,因为,这个学校的新闻专业的实习生在采访时比采访对象说的还多。

    我能说啥呢,老实说,有时候我在水母上看到师弟师妹们讨论的话题挺无奈呢。上次李敖来讲那次我就觉得有点郁闷。不用问,问题肯定都是内定的。还比什么成就感,天啊。再比如找工作吧,难道非得毕业就去主流媒体,去体制内媒体么?

    以前我会说,要去就去中青报吧,现在我会说,中青报资深编辑出来工作都不好找。可是又想起户口问题,我倒是也能理解一点了。

    大家都在那里互相夸,这个说啊,师兄你好牛啊,那个说啊师姐好厉害啊。靠,不用这样吧。记者是个70%以上靠实践积累出来的工作。无论天赋多高,高考多少分,或者学校里看了多少本书,没有经验,保证不牛的。我原来就犯过傻。

    刚刚又郁闷了。今天很巧,我问贩子何帆这人咋样,牛查不。我原来听一个刚认识的PPMM说过这人,看我的BLOG。她佩服这人看书多。我当时觉得没啥兴趣,能看书的博士能好到哪里去?后来她说他当过警察,恩,我总算有了点兴趣,有这个经历的博士还有点意思。

    结果说来也巧,贩子说这人也在打听我。然后我就跟羽良聊,我问他认不认识贩子,他说我是第二个问他这个人的人。刚好今天下午第一个人问他了,那个人是何贩。刚好贩子搞错了,告诉何贩说自己认识羽良,其实他搞错了,那晚打帝国的是唐盐。

    恩,我不知道我说明白了没有。接下来教官给我一篇文章连接http://student.mblogger.cn/frankhe1978/posts/163316.aspx

    我一看,嘿,真巧,又是何贩。

    他在夸我。

    夸我做了个稍微有点牛比的采访。(恩,其实今天我给中增根弘文打了电话,结果人家没同意接受采访。但对我自己而言,又长了经验值。做国际新闻就得这么一点点试,摸索。)

    他夸我夸到最后说,他问安替,中国最好的国际时政记者/时评员是谁,然后说了一串名字,天啊,居然有贩子,没有我。

    我怀疑何贩同学有没有辨别能力,有没有对国际新闻的判断能力了。

    事实是这样的,何贩同学,你不觉得安替和贩子都属于那种不当GAY可惜了的么?

    尤其是贩子,有一次我说我党虽然允许一头猪做外交部发言人,但是不会允许一个看上去象GAY一样的人做外交部发言人的。于是贩子的心被我深深地伤害了。

    忽然发现自己这两天很刻薄啊:(,郁闷的结果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恩,GAY和优秀国际时政记者不冲突,贩子跟安替是否优秀存疑虑,是否为GAY已从贵处确证.:)

    加秦轩链接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