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刚看了去年的迷笛节片断

    2005-05-25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taras-logs/1212587.html

    挺无奈的。我上中学的时候基本没有接触过流行音乐。从同学那里知道唐朝、黑豹,然后是听赤裸裸、听垃圾场,从垃圾场开始接触摩岩三杰。哦,对了,忘了还有中国火。这上面几个,除了赤裸裸外我都是先买的磁带,然后去买的CD,专门去甘家口一家小店去买的,那里便宜10块钱左右。那时候我没有CD机,就是放电脑里听。那时候还买过轮回的磁带。那时候从哥们那里借到红(石番)的VCD,看了好多好多遍。

    后来,偶然借到崔健的磁带《解决》。第一次听的时候烦,放一边了。很久以后吃饭的时候放,越放越喜欢。然后再听红旗下的蛋,我操,哪里听过那种音乐,太过瘾了。

    随即就是到处去找他的第一张专辑,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。对了,我还听过他一盘情歌专辑,里面有搭错车的是否,有WITHOUT YOU。

    那时候我哥们要不听重金属,听洛克赛特,就是听哥特。他们比我更PROFESSIONAL,我只听国内的,因为我听词。

    今天晚上,教官问我喜不喜欢听何勇,我说丫是一天才。教官说他死了。我说不可能,前不久他还出来说话了又。但同时也想,像他这种天才也属于活不长那种,死掉也是正常情况。后来教官又扯淡,扯成张楚,我又说不可能。

    我GOOGLE了一下,没发现有他们死掉的消息,感到放心了。但是忽然也发现自己有些难受。我挺挂念这帮人的。

    前两天听崔健的新专辑,虽然我已经不去刻意买他的了,但是我依然喜欢,很固执的喜欢。

    我想,他们几乎等于我中学精神文化生活的一大半了。我一想起他们就觉得牛比,就觉得光荣。尽管刚作了个心理测验,结果说我很健康,很正常,让我差异。

    我想,可能是太喜欢他们了,我能背下他们的几乎所有歌词,而其他任何歌曲我都作不到。甚至在贝鲁特,一次去玩的路上,他们让我唱中国歌,让我唱国歌,我当时晕车很难受,结果国歌唱几句就忘了。心急之下,随口而出的就是“我独自走过你身旁,我没有话要对你讲,我低头不敢看你的,喔,脸庞”

    这感情应该是固执的,就是这种固执让我看迷笛的时候很难受。对一切一年一度的节日我都不习惯,任何节日,包括我的生日,我喜欢的是突然来了一个机会,哪怕空空地没有目的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
    评论

  • 欢迎加入Blog目录,让更多的人能够访问你的Blog!
  • 前两天看了个80年代的片子《北京你早》,里面男青年的床头贴着崔健的像,男青年在吉他伴奏下在歌厅唱“我要从南走到北,我还要从白走到黑……”作为大众娱乐,或许是那个时代真实写照,让人感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