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驳焚琴煮鹤论

    2005-03-30

    Tag:杂说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taras-logs/1088967.html

    有些同志主张焚琴煮鹤,这样是不对的,主张煮鹤的人犯了左倾浪漫主义的错误,他们无视现实,不讲科学。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,我完全不能同意煮鹤论者的论调。

    我的主张是,新鲜的鹤肉,煮着吃不如烤着吃好吃。

    众所周知,中国、朝鲜和日本的古代艺术家爱画鲜鹤,而在他们的画里,有鲜鹤的地方十有八九有松树。这充分说明,鲜鹤是生活在松树林里的。

    根据自然常识,松树是针叶植物,一般都长寒带,怎么至少也是温带和寒带交汇的地方。这种气候生活的鸟类,一定有相当的抗寒能力。那么怎么能抗寒呢?地上走的,北极熊怎么抗寒,除去皮毛外,它有很多脂肪。水里游的,大马哈鱼怎么抗寒,除去皮和鱼鳞外,它也有很多脂肪。天上飞的,除去皮毛外,它也一定有很多脂肪。

    大家都吃过羊肉串,都知道羊肉串插几块瘦肉中间还得插几块肥肉,因为脂肪烤出来香。另一个可比性更高的动物是鸭子,鸭子怎么吃最好吃?当然是烤鸭。鸭子也有很多脂肪,一烤完了,号称肥而不腻。想来,鹤肉也当如是。

    所以我认为煮鹤不如烤鹤,至于是挂炉还是闷炉,有待进一步的研究。但不管怎么说,煮鹤派显然是错的。焚琴煮鹤应当改成焚琴烤鹤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也许有一天 2005-03-30
    无题 2005-03-30
    文字之重 2005-03-30
    向穆旦致敬 2005-03-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