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OFBLOG被封

    2009-01-28

    Tag:
    这里恢复更新吧

  • 天真冷

    2006-12-12

    Tag:

  • 如果有一天

    2006-12-08

    Tag:

    我可以按时睡觉,那么就意味着,我快爽了。

    其实我现在,也挺爽。

  • 啤酒诗二

    2006-12-08

    Tag:

    一罐啤酒在撒娇

  • 我开始想念你们了

    2006-11-30

    Tag:

    无聊之下,上鸵鸵的博客,惊诧了三下,一是居然还是文学女青年。二是居然还下蛋了。三是居然博客链接都是水木旧人。赶紧连上去,嘿嘿,徐晨亮老居然在呼吁原谅吴虹飞。

    有意思地是,这帮人似乎都没链吴虹飞的链接。不知道孙枕戈干什么呢,忽然有点想他了。

  • 啤酒诗一首

    2006-11-30

    Tag:
    一杯啤酒下肚
    恍惚回到当年
    我向你炫耀着这座城市
    和我藏在角落里的秘密
    你的闪烁其词
    是我见过最NB的密码
    我决定用一生去解开它
    悄悄地,然后再把它灌进肚里
  • 一部话剧

    2006-11-28

    Tag:

    话剧是《暗恋桃花源》,刚看的。

    该剧给我的感受如下:戏中分为暗恋、桃花源两段戏中戏。两部戏都强调时空变化对人的影响。人离开原来的熟悉的环境,到陌生的环境,与过去完全断裂。于是,要么尽量改变自己,将过去抛弃,此是戏中的桃花源,结果是人回到原来的环境,就无法适应了。或者,人拒绝改变,只是妥协,此是暗恋,结果是时间、环境在改变,曾经也在改变。一切是徒劳的。

    但这还不是我最感兴趣的。我感兴趣的是暗恋。因为,人一旦决定拒绝改变,适应环境,就会美化过去的记忆,编造一个唯美的过去,这一过程因为投入太多精神力而上升为艺术,而产生美的形象,在戏中为云之凡。

    我曾在家看过这部话剧的碟片。当时看得嚎啕大哭,撕心裂肺。原因就在于,我对此感受有共鸣。尽管我渐渐清楚,这种固执是幼稚的,不负责任的,狭隘的甚至是不男人,不理智更不真实的,但是我依然,至少是曾经在应该在意自己命运的时候,强烈地拒绝改变过。我也不喜欢那种被时代、战争、灾害或者其他的什么因素干扰,而不得不改变自己命运的事情。尤其在年轻的时候,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活,被迫改变了,会感到沮丧,自卑。

    而加上孤身处于完全陌生的环境,寂寞与沮丧,自卑结合在一起,那真是痛苦的感受。我对于时空的改变,还是比较敏感的。

  • 嗯,好多了

    2006-11-21

    Tag:

    晚上回到家,12点刚过,MM打开《越狱》来看,我心里却总觉得什么事情不对劲。

    诚实地说,也许是因为看到帐户存款的缘故?

    回国2年,混成现在这样,我不知道该说是进步还是窝囊。咳,27岁的人,干吗那么忧心忡忡的。

    2004年的现在,是我最沮丧的时候,这样也好,我不可能再比那时候更难受了。

    我最近在想,到年底之前干吗,明年干吗?

    我的问题在哪里,是性格么?

    我有点等不及了。

    可是,我还是觉得生活挺充实,挺紧张,我要干的事情还是很多。要补的东西也很多。这当然,不是一蹴而就的。所以还是要有耐心。

    再忍忍吧,再积累吧,再等等,就快了。把这一年要做的事情做好。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我不知道我整天琢磨那点国际新闻有什么用,但是,我依然相信有一天会用的到这些知识。

    嗯,写出来舒服多了。又去看了周轶君的博客,心情也好多了。

  • 作家疯了

    2006-11-17

    Tag:
    昨天中午去吃麻辣诱惑,过天桥的时候,看到有个地摊,摆着CD盒大小的纸制套子在卖,围了一堆的人。纸套子上印着张、王、李、赵……,摊主信誓旦旦地说,这里写着你的本家来自何方,如何如何。

    看到这个我就想,这是多么低级的一种文化消费,这里面肯定是胡侃一气,瞎说八道。我估计买的人自己都不真正相信。可是他们还会买,因为认祖归宗,满足了文化上的饥渴。

    我不知道这种文化需求在国外是不是同样存在,但是在中国,肯定是。文明古国的国民,文化饥渴症比较明显吧。

    我又想另外一个问题,这个国家有10多亿人,有喜欢看书的,有喜欢戏曲的,喜欢画画的,总之,随便找一个项目,底下的基数不都得几十万,甚至上百万。

    这么大的市场怎么可能养不活作家?土耳其才多少人口?哥伦比亚才多少人口,怎么就养活不了作家?怎么会有人说作家死了?这能怨别人么。自己对自己所生存的社会缺乏基本的认知能力,所掌握的知识与现实完全脱节,当然什么都干不成。

    当然,我依然相信,明白道理的人远比不明白道理的多。我们这个国家媒体上不常露面但坚持创作才华横溢的人一定很多。

  •  TARAS案:搜胡的朋友,我可不是为网易做广告,而是探讨新闻业务。相信你们的胸怀,嘿嘿。
    我以为,好新闻要回答以下两个问题:

    是什么,是谁影响我们

    被影响的我们如何做选择

    网易今天的新闻,绝大部分不脱离这两个命题吧。


  • 好像沉默了很久

    2006-10-17

    Tag:

  • 我爱《夜宴》,今晚刚看的。
  • 这些天

    2006-09-26

    Tag:

    从日本回来,心态不错,不想太粘电脑,想看书。不想表达,想积累。

    挺平静的。

  • 老婆真伟大

    2006-08-29

    Tag:博客

    故事是这样的。老婆出差,今天又换了新的城市,于是给我发了新住酒店电话。我打过去,电话说,对不起,您拨的电话有误,请查证后再拨。我自然以为是自己拨错了,于是重拨,还不对。

    这可怎么办呢?哦,我发现电话号码中间有三个零,电话不算区号是8位的,于是我想当然地以为老婆多拨了一个零。好,那我就少拨一个,电话依然说,对不起电话有误。

    怎么办?

    我赶紧查她新到的城市的区号,哦,果然,跟前几天她待的地方的区号不一样,可是她给我的还是原来的区号。嘿嘿,这下再试试。

    果然通了。电话那边说,你打########号,打那个号转。

    郁闷。

    又打了,这下总算通了。

    换句话说,老婆给我的电话,从区号到宾馆电话都不对,可是又暗含着线索,比如她告诉我了新去的城市名字,而且还特意安排个人在错的电话那里等着,好告诉我对的电话。

    哦,对,这不是跟我做猜谜游戏么。

    她知道我爱看侦探小说,爱看柯南。

    老婆太伟大了,出差不忘逗我玩,感动啊。

  • LANCOME老师发短信说看了我的博客,给了评价。我觉得,她说得很对,很对。

    从中东回国一年大半,好些事情就这么过去了。乱七八糟的一年零8个月,到今天,似乎一切有在上路的可能。我不知道,挺奇怪的,一个学中文出身的,居然干起了国际新闻。有意思啊。

    我不知道,是不是要这么定型了。总之,现在干着,还可以吧。

    一年多,换了三份工作,从青年参考到网易到中国新闻周刊,认认真真做选择的是的三次,前两次其实还是为了维持最基本的生计。不过,除了网易三个月外,从青年参考就定了性。唉,说实话,我觉得自己对自己的事情就是有点稀里糊涂的,没个规划,怎么就干上国际新闻了?

    我的性格比较死板,一旦做上,就顾不上其他。现在再想改行,比如做国内,已经很难。当然,将来还想象欧阳学习,做一下时政。

    再有就是,其实经常会有歉疚,因为很久没有买花回家了。还好,我女友也是记者,我也是,我们都很忙。有一次我们约好看电影,但是她又忙上了,忘记通知我,搞得我很怒。现在忽然明白一点了。那是因为心里一直怀着歉疚,却没有补偿的机会啊。

    管它。今天看到LANCOME的短信,给她打了电话。LANCOME老师很高兴的样子,她现在看书的状态很好。不错,我已经很久没好好学习了。

    她这种喜悦感染我了,哈,高兴。

    一直浮躁的很。晚上又去打了3个小时的斯诺克,嘿嘿。